潮流熱話

井上三太原畫展香港開催 專訪井上大師揭示創作之謎

  • 235日前
  • 0

東京暴族(TOKYO TRIBE)作者井上三太,近日為了舉辦作品展而來到香港,這位作畫多年從不賣原稿的漫畫家,這次破天荒出售原稿給一眾粉絲,絕對是漫畫界及潮流界的盛事!為何漫畫又和潮流扯上關係?一切就要由日本原宿潮流文化最強勢的年代開始說起,看看潮流文化如何令井上三太成為神級大師。

井上三太原畫展已於 Dot Dot Dot Gallery 展開,展示超過80幅東京暴族(TOKYO TRIBE)原稿,免費入場。

井上三太原畫展已於 Dot Dot Dot Gallery 展開,展示超過80幅東京暴族(TOKYO TRIBE)原稿,免費入場。

潮流與漫畫結合的一次巨大偶然

那是 BAPE 還沒有推出 TVB 50周年聯名 tee 的時代,當年原宿還是全亞洲男生時尚的指標,木村拓哉還是最強的潮流之王者,可沒有甚麼 G-Dragon 韓流呢, 當木村穿起 A BATHING APE Classic Down Jacket 演出《HERO》,令羽絨外衣搖身一變成為最強之潮流神物,《東京暴族》的主角阿海,正是以同樣的造型示人,腳上還穿上最潮的 adidas Superstar。是的,《東京暴族》正正就是剛好誕生在日本原宿潮流文化最強勢的年代,當中的角色全部均作原宿盛行的 Hip Hop 打扮,BAPE、Neighborhood、Dunk Low、Superstar、Air Force 1、New Balance 580等等,全部都是當代「潮物」。

巧合僅止於此?不同於現在每人手中 1 部 iPhone,連接互聯網便能知天下潮流事,那個時候要追日本潮流,只有看日本潮流雜誌這個方法,連載於叱吒風雲的潮流雜誌《Boon》的正是《東京暴族2》!如此,成就了前無古人、後無來者的這部潮流漫畫直上神級,成為不少 80 後男生的聖經。而事實上,就算只看漫畫本身,井上三太亦有強烈的個人風格,既似日本漫畫的細緻,又帶有美式漫畫的濃烈,透視之精準也是功力表現,無論將漫畫角色哈西姆(HASHEEM)實體化,抑或推出「SARU」字樣的衣物,一樣夠「潮味」。

也許你不知道這公仔叫哈西姆(HASHEEM),但也肯定見過吧?

也許你不知道這公仔叫哈西姆(HASHEEM),但也肯定見過吧?

專訪井上三太:「我的漫畫不是為了迎合潮流。」

HASSSH = H
井上三太 = S
H:為何有這次展覽?
S:Dot Dot Dot Gallery 的主理人 Howard 是我的長年好朋友,由於這個地方也是他最近才開始,他邀請我來舉行展覽,所以就來了。

 

H:這次有何特別的展品?
S:主要是滅羅、阿海的巨型掛畫,與及 7 幅特別為展覽而畫的手稿,主要用途就是拿來賣的,這也是我20年來首次這樣做。其實也沒有特別決定甚麼賣、甚麼不賣,但因為原稿始終不是藝術品,所以要特別製作。不過未來也許會覺得賣原稿也不錯吧,也沒甚麼想法。

 

H:你是首位將潮流元素結合漫畫的漫畫家,當初為何有此想法?
S:並非是為了流行而這樣做,完全沒有關係,只是將自己喜歡的東西放進去。我喜歡 Hip Hop 文化,所以就將這些東西放進去,直到現在都是這樣,不是要和「潮流還是不潮流」扯上關係,我的漫畫不是為了迎合潮流而畫。

 

H:但也因此在日本原宿潮流文化大熱時誕生,令香港也有很多粉絲呢。這次見面對他們有何期望?
S:唔……只是想更多人看到自己的漫畫吧,沒有期望甚麼呢。就好像和一個喜歡的女孩子一起,也不會特別期望她很會煮飯、要和她結婚。我也對香港的粉絲沒有甚麼期望,只要繼續支持就可以了,不想將期望強求在他人身上。

 

H:如此無意中影響了潮流文化,對「潮流」你又有甚麼看法?
S:每個年代都有一套流行的文化,這件事情是會轉變的,但就好像《Star Wars》的黑武士,無論時間經過多少年,黑武士也仍然會受到很多人的喜愛,喜好這件事是不會變的。對我來說,即使時代改變我也會一直喜歡Hip Hop,不會依潮流而變。即使潮流正在改變,自己的喜好也不會特別改變。

 

H:可否介紹這次的特別商品?
S:今年會有原版的哈西姆(HASHEEM)公仔,與及這裡才有賣的黑色版本,只有限量 100 隻,同樣是由 HOW2WORK 製作,其他還有海報、Totebag,新的漫畫單行本等等。

 

全黑的哈西姆(HASHEEM)也是首次,完全沒有任何的logo。

H:聽說這次的漫畫本是由井上先生親自帶來,數量只有很少,為何如此?
S:關於漫畫的部份我有話想說。在日本,很多人已經轉用了網上的平台去買書,日本很多書店都倒閉了,我認為這是蠢人、笨腦袋的原因。日本的出版社與書店之間,有很根深蒂固的關係,書店對書本的發售權利有全權控制,如果他們不想賣,就不會放上架。舉個例子吧,這本漫畫是由我出版的,我希望能將這本書放在書店,但他們會說「不可以」,因為他們需要barcode,他們需要一個身份,好吧,我也可以妥協在封面加上 barcode,但因為我不是一間出版公司,所以是拿不到 barcode、不可能上架的。於是印了 3,000 本的漫畫,只能放在網上發售。

 

訪問當天竟然只餘下兩本實體漫畫,數量之少難怪會令井上老師有感而發。

訪問當天竟然只餘下兩本實體漫畫,數量之少難怪會令井上老師有感而發。

H:真是意外的有趣話題呢,那井上先生認為這當中是甚麼原因出了問題嗎?
S:你想想看,我是一個漫畫家,我可以推出《TOKYO TRIBE》的衣服、玩具、Tote Bag、海報等等,但我竟然不能創作漫畫並在書店發售,我認為這是非常愚蠢的事。一切的原因就是因為書店的權利太大,當他們有了權利,就會想控制權力,但都見到鐵達尼快要撞向冰山了,還是甚麼都不做嗎?這是其中一個令我想留在 L.A.(洛杉磯)的原因。如果你想看好的漫畫,不必等書店決定發行與否,而是可以自己去選擇。我希望做一點小小的事情去改變世界。

 

H:那會否考慮完全製作電子版本的漫畫??
S:是的,因為你有電話、互聯網,可以隨時就看到漫畫,得到資訊,互聯網對所有人來說都很好,你要買漫畫,要去IKEA買書架放置它們,而你又可能買很多玩具,就需要很多空間,而互聯網就只是數據而已,不會令你的空間變小--但,當我去到一位新朋友的家中作客,我可以由他的書本、漫畫、擺設,去瞭解他的品味,對我來說,我愛物料、質感,就好像一個女人,你可以吻她、摸她、聞她的香味,你可以由此感到幸福的感覺,這是關於心靈上的滿足,這不是一個人工智能機械人可以給你的東西,因為這不是真實的東西(Real thing)。互聯網就只是互聯網,只是數據而已。所以我還是會希望出版實體的漫畫。

 

H:未來有否甚麼計劃可以透露?
S:是的,日本的話,來年3月會推出《TOKYO TRIBE WARU》的第二冊,另外也會有自己的自傳作品,但都是以漫畫表達,並非文字形式。

Dot Dot Dot Gallery X 井上三太原畫展
地點:香港九龍觀塘成業街11至13號華成工商中心613室
展期:2017年11月25日至12月20日(逢星期一休息)
時間:1400 至 2000
收費:免費入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