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熱話

迷失在.* 這場_×°電玩遊戲?《挑戰者一號》虛擬中尋覓真我

  • 61日前
  • 0

光是「史提芬史匹堡」的名號,以「電玩」作主題,就讓《 挑戰者一號 》(台譯:一級玩家)注定會受大眾注目。這部電影改編自 2011 年美國作家恩斯特.克萊恩 (Ernest Cline) 的同名小說,原文版權被美國各出版商瘋狂爭奪;當書本還沒上市的時候,又被各電影公司相中,爭相要把它拍成電影版本,這部「電玩小說」改編而成的《 挑戰者一號 》集萬千寵愛在一身,不但由名導演執導,又投放大量金錢購買各電影、電玩、音樂等版權,但在吃過大雜燴,你又有嘗到「它」真正的韻味嗎?

《 挑戰者一號 》的挑戰 拯救綠洲的未來

戴上眼罩,進入綠洲,成為《 挑戰者一號 》

戴上眼罩,進入綠洲,成為《 挑戰者一號 》

電影設定於 2045年,現實世界陷入一片混亂,各地充斥著不務正業、對現實無歸屬感的人,皆因虛擬世界「綠洲」的出現。「綠洲」由天才詹姆士哈勒代創造,為一套虛擬實境的遊戲,玩家可以在裡面過著超越現實的生活,例如工作、打怪賺取金錢,甚至戀愛,一一都能在「綠洲實現」,而哈勒代則在死後宣佈已將「彩蛋」藏好,找到的人能獲得遺產的同時更可以掌控「綠洲」,但由於過於困難,人們漸漸失去了「尋蛋」的動力,在「綠洲」的世界中得過且過,享受虛擬帶來的快樂。

何時虛幻何時真實 《 挑戰者一號 》向觀眾下戰書

(少量劇透注意)

主角揪團打邪惡勢力的故事,就是要老掉牙才受歡迎

主角揪團打邪惡勢力的故事,就是要老掉牙才受歡迎

主角韋德則是其中一個尚未失去「尋蛋」動力的「尋蛋者」,展開了屬於他的「破關」旅程。老掉牙的《海賊王》式劇情、已被日本玩弄了數年的《加速世界》、《刀劍神域》式的設定,到底該如何尋找突破?《 挑戰者一號 》向觀眾呈出一封相當有份量的戰帖,找來超級名導演執導,更在電影中不停穿插各種 IP 品牌,《回到未來》的飛車、鬼娃恰吉、《鬥陣特攻》的閃光、《最後一戰》的士兵、幾乎每個場景都有觀眾共鳴的流行文化元素,卻又恰好地聯結在一起,不會過份奪去光芒,令電影失焦,將「綠洲」這個虛擬世界表達得淋漓盡致,但在另一邊廂,電影以冷色調、機器的冰冷感與五光十色的虛擬世界形成強烈對比,在不斷於「現實」與「虛擬」穿插中,進一步與觀眾討論「虛幻」與「真實」的課題。

以遊戲說道理 充滿哲學的生命教育

哈勒代將自己化身遊戲內的「長老」,掌控破關的關鍵

哈勒代將自己化身遊戲內的「長老」,掌控破關的關鍵

電影以不斷強調「虛擬」與「現實」,甚至將「虛擬」與「現實」的界線模糊化,兩者之間的立場不斷對調,「自我」的概念開始模糊,人們荒廢現實,反於虛擬中努力生存,將人之所為人的存在抹殺,而作為「神」存在的製作人哈勒代則是唯一一個「眾人皆醉我獨醒」的人,透過主角探討著「綠洲」製作人哈勒代的遺憾,自己、朋友、愛人、合作伙伴間的遺憾,以自己整個生命來「教育」玩家,「教育」觀眾各種道理,例如「遊戲需要享受,而不是破關」,「這從來不是一人遊戲」,其餘的留待各位看官自行了解了。

 

後記:開始涉獵「神」的境界的「人類」

別擔心,這種場景或許很快會出現在我們面前

別擔心,這種場景或許很快會出現在我們面前

影片緩緩落幕,腦海出現的第一個問題就是:「如果我們真的擁有綠洲,世界會變成如何?」《 挑戰者一號 》除了是套爽片、懷舊片、科幻片外,更探討著現在正夯的話題-網路危機,科技的不斷發展,不斷在網路上製作世界,各式各樣的線上遊戲,虛擬貨幣,各種工具,細心一想,原來各式各樣的「現實」原來早已走向「虛擬」,討論區的「肥絲大隻」,線上遊戲的「sd133123」,臉書上的「林小美」,這些由科技生成的「網路市民」,是否可以稱之為「人」?在與「它們」溝通、聊天後,是否可以稱作「了解」,還是必須在現實世界見面,互道姓名後,才能稱之為「朋友」?在創造網路世界的同時,原來人類早已涉獵著「神」的領域,正如電影中的哈勒代般,創造了「虛擬世界」,成為了「神」,卻杜致現實世界的絕望,到底孰是孰非?就留待看官看畢後下定論。

香港的特別放映相當用心,送上仿製的遊戲匣帶,背後更有 QR Code,能玩一些懷舊小遊戲!

香港的特別放映相當用心,送上仿製的遊戲匣帶,背後更有 QR Code,能玩一些懷舊小遊戲!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