潮流熱話

【有心無默】遊戲漏洞?邪教儀式?我在「吃雞」遊戲中遇過最詭異的事。

  • 14日前
  • 0

【遊戲漏洞?邪教儀式?我在「吃雞」遊戲中遇過最詭異的事。】

相信應該很多人有玩過那隻「P」字頭的吃雞遊戲吧?作為一位技術超爛經常變箱的玩家,我當然沒資格分享什麼心得。但我曾經有過一次詭異的「經歷」,想藉此機會告訴大家……

 

還記得那天,我如常跟友人小傑組隊排「四人模式」。迅速輸掉了三場後,我們組到了兩位頗友善的台灣人。由於降落的位置(沙漠地圖的I城)剛巧沒有其他隊伍,所以我們理所當然地一邊搜索物資一邊閒聊起來。

 

其實最初都是那些「你是哪裡人?」「香港嗎?我有去過啊!」「我很喜歡台灣夜市。」之類的話題,然而越談就越起勁。見生還人數下降得快(首圈已經剩下四十人)、我們又一直身處在安全區內、再加上物資充足,就乾脆守在原地等敵人自動送上門。

 

「我現在的女朋友就是吃雞認識的。」不知聊了多久,其中一位台灣人A先生說道。

 

「真的嗎?是怎樣一起的?」小傑好奇地問。

 

「其實沒什麼特別啦。就雙排的時候作為敵人打趴了她,她當時開語音求我別殺死她……接著我們兩組人就合作打到最後(註:會被檢舉的好孩子別學習)。這次之後就經常組隊一起吃雞,某次聊天知道她剛巧也住在高雄,就鼓起勇氣約她出來見面……結果就這樣了。」

 

「確實不特別啊,應該很多人也是這樣吧?」另一位台灣隊友N君說。

 

「至少我們沒遇過啊!」我說。

 

「對對對,遇到的都是變聲器,有次差點就被騙了!」小傑和應。

 

「哈哈哈……」

 

我們一直聊,途中並沒有遇到敵人,甚至沒有聽到過任何槍聲和車聲。但生還者數目確實一直在下降,轉眼間就收到第四圈了……

 

「對了,你們玩這遊戲的時候有遇到過什麼奇怪的事嗎?」N君突然問。

 

「有啊,」A先生先回應:「昨天我才看見有人站在降落中的空投上面,還一槍打死我了。」

 

「那是外掛吧?」我說。

 

「嗯,肯定是掛。」小傑同意:「我遇過最怪的,是飛行途中幾乎所有人都斷線了,然後七、八十人全都掉到海上……場面超壯觀的。」

 

「所以,你們遇到的都是些外掛和遊戲的漏洞吧?」N君接著說:「但我就不同了。」

 

「哪裡不同?」A先生問。

 

「難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?已經第四圈了,剩下廿十四人,為什麼我們還未遇到任何一個敵人?這不是因為我們運氣好,而是正好相反……其實這遊戲啊,背後隱藏了很多東西。」

 

N君當時的語氣不禁令我內心發毛。為了把狀況拉回正軌,我本來打算提議主動出擊找敵人來殺,但他卻早一步打斷了我:

 

「各位,我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情況了──上次同樣是沙漠場、同樣是降落到I城、同樣是一個敵人也遇不到,因為他們都在……」

 

說到這裡,N君的聲音突然消失了。短暫的沉默後,小傑才開口說:「他好像斷了。」

 

「嗯,他剛才到底在說什麼?」A先生疑惑地說。

 

「你不知道嗎?」我很意外,「我還以為你是他的朋友呢!」

 

「才不是啊,我也是第一次組到他的。」

 

「各位,要跑圈了。」小傑提醒道。

 

打開大地圖瞧了眼, N君斷線的位置正好就在第五圈的正中央──I城的一座教堂裡面。

 

「我們過去教堂吧,既然他還未死,即是說那邊應該是安全的。」A先生說。

 

雖然心中多少有點不安,但為了最終勝利,我和小傑並沒有異議。移動過程我們當然小心謹慎,但始終沒有遇到半個敵人,整個I城依然是一片死寂……

 

「以防有埋伏,我先進去吧。」說罷,A先生就身先士卒打開教堂的後門跑進去,「什麼……!?」

 

「有人嗎!?」小傑緊張地問,但A先生並沒有回應。

 

雖然不知道裡面的情況,但我們也沒有再猶豫,立即握緊武器衝進去……隨即被教堂裡面的「狀況」震撼了。

 

這一刻,教堂大廳居然站滿了「玩家」,他們所有人都蹲在地上、將目光放在祭壇那邊,身上並沒有任何武器。下一秒我們就找到了A先生和N君,赫然發現他們居然和其他人一樣,收起了武器盯著祭壇。大概是被這個畫面嚇到了,向來好戰的小傑並沒有立即開槍進行大屠殺……

 

「這裡的人數,應該就是生還者的數目吧。」我說。

 

「嗯,他們是什麼時候進來的?為什麼我們一直沒有注意到?」小傑問。

 

「大概是從後山那邊過來吧……怎樣,要開殺嗎?」見沒有回應,我再問:「小傑?」

 

「不,這些人不能殺。」

 

小傑先用冰冷的語氣說道,然後猛地轉身過來。有一瞬間我還以為他打算開槍殺我,但他並沒有這樣做。反而把武器收好,然後就像其他人一樣盯著祭壇……

 

「喂,你們別開玩笑吧?」

 

這刻我真的感到心寒了,反應過來第一時間打算把遊戲關掉,但無論用什麼方式也不成功。

 

未幾,我開始聽到這些「玩家」發出了低沉的嗓音,在整個大廳不停迴響。與其說他們在對話,反而更像在拜祭著什麼,語氣毫無感情可言。雖然聽不懂他們的「語言」,但整個畫面就如同邪教儀式一樣,實在令人毛骨悚然……

 

我再待不下去了,本來已經決定好直接關掉主機電源。但就在我按下去之際,遊戲中的角色居然受傷倒地,接著整個畫面就像中了閃光彈般瞬間白成一片。

 

隨即出現了幾行黑色的字句。每行也是用不同的語言寫成──英文、葡萄牙文、法文……當中最容易理解的當然是中文。

 

【你為什麼要逃走?留下來一起見證新時代的降臨啊。】

 

等到閃光彈效果結束後,赫然發現所有「玩家」都轉過來對著我──他們臉上的五官全都消失了,而身體的模組則異常地扭曲──有的頭部一百八十度轉到身後、有的四肢在無止境地揮動、有的在不停轉圈……沒有一個是例外。

 

見狀,我當然嚇得避退三舍,距離螢幕愈遠愈好。但就在下一瞬間,遊戲卻自動結束了……螢幕回復到熟悉的主桌面。

 

大約十分鐘後,我終於找到了小傑。

 

「我才剛進入教堂就斷線了,之後一直也聯絡不到你……」

 

由於他的語氣並不像在開玩笑,所以我並沒有將自己的「經歷」告訴他。

 

之後有段很長的時間,我再沒有玩過這個遊戲。到底當日目睹的情況是怎樣一回事?是遊戲漏洞?還是某個邪教儀式?難道真的如N君所指,這遊戲裡面隱藏了什麼秘密?

 

我不知道……

 

只希望,這件事已經告一段落,不會再發生……

 

(完?)

 

(最後戴一戴頭盔保障自己──本故事純屬虛構。)